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产品说明

用手机“黑卡”注册账号 上千亿元流入非法产业链

发布时间:2018-09-08 14:11:38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图为在广东广州拍摄的记者买到的非实名卡,表面与一般手机卡毫无区别(8月16日摄)。

  非实名手机卡“十张零售、百张批发”,时间越久、功能越多的微信号越值钱,注册“僵尸账号”每年在网络平台上套利超千亿元……在这背后,是一条手机黑卡违法犯罪产业链。手机卡实名制实行了这么多年,这些黑卡是如何流入市场的?利用黑卡获取的巨额利益又流向了何方?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黑卡“闷声发大财”的途径主要有二: 一是注册“僵尸账号”套利。二是卖微信号。

  在广东广州,记者将非实名卡插入手机中,成功收到某平台短信验证码(8月16日摄)。 新华社记者 毛鑫 摄

  图为广东潮州警方缴获的部分非实名手机卡(7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 毛鑫 摄

  图为广东潮州警方缴获的部分没有标注品牌信息的“三无产品”——白卡(7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 毛鑫 摄

  图为广东潮州警方缴获的专供手机批量联网操作的设备——猫池,串联在一起可同时操控上万张手机卡(7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 毛鑫 摄

  近期,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官员被查通报中,“投案自首”已成为一个高频词。从党纪来看,根据新修订的《中国纪律处分条例》,“主动交代本人应当受到党纪处分的问题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详细]

  8月20日,杭州鼎家公寓停止运营,其主要原因是利用租房贷的高杠杆实现扩张,但运营能力跟不上,导致资金链断裂。更加引人担忧的是,住房租赁企业可能以租房贷获取的资金用于抢占房源,从而抬高房租价格。[详细]

  3日下午,“故宫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修缮开工仪式”在养心门前举行。9月3日,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中)、故宫研究院院长郑欣淼(右)请出养心殿正脊内的宝匣,交给故宫古建部副研究馆员徐超英(左)。[详细]

  拥有大规模的用户基数的直播业,除了让许多商品有了展示的舞台,还让许多富有活力的创业者,在直播的周边找到了自己施展身手的地方。最初,黄禹和他的团队主要做设备调试,但马上他就发现能做的工作不只是这些。[详细]

  据德国媒体报道,德国教师协会主席迈丁格(Heinz-Peter Meidinger)近日抱怨指出:“德国近三十年来都没有这么大的教师缺口,整整缺少4万名教师”。在德国,连售货员、餐饮服务员和工匠行业学徒都要花费数年才能出师执业,因此转行能当老师的情况存在争议。[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