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集团实力

独家低调而隐秘的“新京城四少”张量身家首曝光:除了是富力公子还创立了黑洞投资玩转地产、投资、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8-11-30 06:00:55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原标题:独家低调而隐秘的“新京城四少”张量身家首曝光:除了是富力公子,还创立了黑洞投资,玩转地产、投资、互联网)

  京城里,流传着这样一份名单,万达潘石屹公子潘瑞、商业巨富之子王烁、富力公子张量赫然在列,合称“新京城四少”。

  外界习惯性地将这份名单中的张量与王思聪对比,同是地产大鳄独子、同是海外留学归来、同样创立数家公司、同样涉足风险投资,但显然,相比网红小王,张量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从未主动对外发声、留在网络上的资料寥寥、关于他的报道不是来自工商信息就是公司公告、甚至照片也只有两张活动现场抓拍照,连眼神都没有聚焦。

  一位熟悉张量的公司CEO告诉记者,见到张量前以为会是同思聪一般的行事作风,但事实上,完全相反。“他极其低调。话很少,但说出来的一定很有分量。”不久前,这位低调而隐秘富力地产公子张量接受了投资界专访,聊了创业、投资、当然,还有他的家庭。

  1993年,离开广州市天河区政府、做了数年装修工程设计生意的张力赶上了90年代初广州楼市的升温期,他力邀李思廉,各占股50%合资组建了广州天力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这也就是后来富力一直保持的“双老板”制。

  富力的老员工曾评价张力,“他是一个冒险家。”1994年,同行们忙于做甲级写字楼、高档豪宅,张力却发现了在市区获取大块平价土地做大众化住宅的机会,甚至敢赌靠煤厂、近铁路的地皮;1995年,在购买铜材厂、化工厂地皮的项目还未正式获政府审批,存在诸多变数情况下,他仍拍板给工厂付了3000万定金;2002年,富力初初进军北京,便以32亿天价拿下后来的富力城,在华北疯狂布局……而在冒险上,张量分毫不输其父,虽然在采访中,他使用了大量“摸索”、“探索”等语气程度轻微的词汇,不至于将话说得太满。

  张量,生于1981年,曾留学加拿大。2003年,张量回国,至今已创立数十家公司,涉足房产、工程、餐饮、营销、社区服务、智能家居、投资等多个领域。看上去,他正试图挑战父辈未曾涉足的领域。不仅仅因为传统行业持续放缓的增速,“再做一样的就没意思了。”张量说。

  这种想法或许带着少年的叛逆与好奇,或许是想找到可以撕去甫一出生就被贴上的标签的开口,又或许,不过是为了以后接班富力更名正言顺。而现在看去,张量已有许多成绩可讲。

  2015年9月,丰实地产在广州疯狂拿地的消息让公众觉察到这家地产开发商的存在。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内,丰实地产以17亿元拿下四宗相邻地块,首次进入萝岗,便成为长岭居板块最大“地主”,而拿地价仅为万科一半。人们开始搜索这一系列名不见经传的公司背后真正的操盘手。“丰实地产早先在广州并无什么项目,但这次,大家看到它的背景了。”一位分析师当时评论说。张量的地产生意也由此被正式揭开。

  事实上,这盘富力公子的房地产棋局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布阵,但正如其一贯的作风,外界并不知道他早已是多家房地产公司的股东。甚至,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不知道这位叫做张量的人是国内地产大亨张力的独子。

  直到2008年。当时,富力地产的两则公告显示:张量与富力地产董事长李思廉购入富力地产在北京和广州的物业,作价约1.83亿元,因涉及关联交易,张量的身份浮出水面。而他在创立房地产公司开始于2003年。当年4月,张量创立恒量建设集团,一家集机电设施、电力设备、工程施工、室内外装饰等业务于一体的房地产配套综合集团,去年底更名为实地建设集团,至今仍保持着良好的经营状况。恒量建设旗下目前包括广州钜融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广州和观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广州恒逸设备安装维护有限公司、广东恒光通讯技术有限公司。2006年,张量创办房地产开发公司实地地产,旗下子公司包括实强房地产开发、丰实房地产开发、富买房地产开发等公司,并与实地建设存在投资关系。

  采访中,张量向记者更新了其最新的地产版图:张量创立的所有房地产项目总归于一家名为种子集团的综合性公司,实地地产负责房地产开发,实地建设负责机电工程等房产配套业务,未来种子集团可能会考虑孵化一些地产相关项目,比如社区教育、社区医疗等延伸行业。

  事实上,这种由房地产向周边延伸行业的想法早在十几年前他就开始尝试。几乎与创立恒量建设集团同期,张量创立了电梯媒体飞沙,在创立2年左右被分众传媒收购。“2005年分众传媒在北上广疯狂收购,框架传媒快速且凶猛地整合着行业,当时我判断这一领域的市场空间不久将所剩无几,所以将公司卖掉,回报还算不错。”张量回忆说,当年飞沙卖了1000多万,回报达到了几十倍。

  此外,他还在2007年创立网上3D售楼咨询平台狙房网,一家饮食集团,以及颇为外人道也的房地产综合服务商普及中国, 为地产行业提供营销策划、资源整合、品牌塑造等服务。只是,前两家公司已接连沦为弃子,普及中国也在两年前转了型。

  或许,正如张量所言,他还需要很多尝试,而尝试的另一面是,他也开始做减法,只在几个有把握的领域布下筹码。